001(2 / 2)

夫君的秘密 韫枝 6968 字 4个月前

这是……

哭了?

他攥住了盖头一角,有几分忐忑地问道:“姑娘怎么了,可是……在下生得叫姑娘不欢喜?”

郦酥衣赶忙摇头。

她也原以为,沈顷常年征战,会生得五大三粗。如今凝望而去,只见他面容白皙,剑眉星目,不像是个将军,反倒像是位斯文矜贵的文官。

见她并未面露恶色,沈顷放下心来。

他知晓,郦姑娘与他一般,都是奉着父母之命成婚的。二人先前并未打过照面,也难免会生怯。于是他的动作愈发轻缓,结发、合卺……往后的每一项他都做得十分体贴而细致。

郦酥衣止住了哭,循着月色望去。

从前便听闻,这镇国公府是京中无数贵女就算挤破了头、也想嫁进去的地方。如今见着沈世子如此温柔小心,她的怯意不免消散了八九分。

郦酥衣在心中暗想,她的这位夫君,应当是个会善待她的好人。

饮完合卺酒,接下来便是洞房花烛。

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,沈顷的面上有些泛红,褪下最外层那一件嫁衣时,郦酥衣的整张脸更是红得不能自已。窗外大雨仍是淅沥,她的衣裳亦是窸窣窣地寸寸褪下,就在只剩最后那件里衣时,沈顷发觉了她身形的颤抖。

她在害怕。

从眼神、到嘴唇,再到浑圆的肩头,都在轻轻打着颤。

她害怕极了。

郦酥衣自幼被养在闺房中,从未与外男接触,更罔论这般不明不白地与人入了洞房花烛。可见对方不再解自己的衣裳时,她心中的惊惧又甚——世子爷只是在想什么,他怎么停下来了,他莫不是在嫌她矫揉造作、只褪一件嫁衣便瑟缩成这般模样?

她会不会令世子爷不喜?

倘若自己新婚第一日便遭到了沈顷厌恶,那母亲在郦家那边,又该如何自处?

见她一直出神,沈顷问她:“在想什么?”

“我在想,世子爷可不可以,对酥衣好一点。”

闻言,沈顷便笑了:“你是我的妻子,夫君薄待正妻,实乃令人不齿的小人行径。我沈顷虽算不上是君子,但也不是小人。”

他又看出新娘子的局促,按住她的手。

“再者,你不必像嬷嬷们教的那般刻意讨好,我不喜欢。”

郦酥衣的手背上一烫,红着耳根子点头。

沈顷不知她心中思忖,见她瑟缩得厉害,犹豫了一下,缓声道:“你如若不喜欢,我们今夜可以不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。

郦酥衣心中惦念着母亲,眼一闭,心一横,竟直接吻上沈顷的唇!

“唔……”

后半句话登时被人吞入腹中。

沈顷双眸微圆,只觉有津津甜意在唇齿间蔓延开来。男人眸光微动,下一刻,已掐着少女的腰身将她回吻住。

这一场大雨倾盆。

不知是何人的心跳声剧烈。

怦怦声,簌簌声,还有窗外那淅淅沥沥的声息。郦酥衣只感觉着男人的呼吸迎面落下,紧接着便是耳畔落下的那极轻柔的一句:

“夫人。”

他乃武将,行军打仗,舞刀练枪。

却将这刀口封住,如娇养一盆花儿般,以提刀的手温柔养护她。

鲛室琼瑰,银面仙泉。

就在这一场春雨将落欲落之际,就在郦酥衣放下浑身戒备之时。蓦地,原本正应搭在她腰间的手忽然掐住了她的脖子,郦酥衣一惊,睁开眼。

“世子爷?!”

轰隆一道惊雷,窗外劈过白光,照在沈顷面上。

他本就白皙的一张脸,如今被那冷涔涔的月色映照得愈发煞白。仅一道雷劈下来的时间,男人身上原本的温存登时不见。他的一只手扼住郦酥衣的脖子,眼底闪过几分阴鸷之气,不过短短一瞬,不过短短一瞬。

郦酥衣的眼前,竟像是换了个人一般!!

此时此刻,郦酥衣却不能去多想,只因她此时被沈顷掐得几乎要背过气去!

“世子……沈、沈世子……”

她一双手拍打着,想要将男人从自己身上拽开。

沈兰蘅垂下双目。

他微蹙着眉,看着自己身.下奋力挣扎的少女,以及这满室的红光喜色。

男人一贯阴冷凶狠的眸底,忽尔闪过一丝疑惑。